辛芷

【勋兴/all兴】Undercover(02)

*小学生文笔
*本章只有灿兴 就只打灿兴了

02.
潜伏进醒龙会内部顺利得超出了张艺兴和金珉锡的想象,两人千算万算,却忽略了现任办事人朴灿烈是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主儿。张艺兴在和隔壁黑社会抢占最繁华的酒吧街的风头尽露也不过是得到了一句“听说小黑手下的那个张艺兴不错”,甚至连面都见不上,却能在某一天晚上在路边摊嗦牛肉粉的时候把朴灿烈的心圈的死死的。
朴灿烈和张艺兴的初遇实在是俗气的很,是狗血感情戏里逃不掉的英雄救美。不知道是该怪朴灿烈的多管闲事,还是该怪张艺兴过分好看了些,嗦个牛肉粉都能招来些烂桃花,惹得旁桌那些染着杀马特造型的不入流的小混混直了眼,不知天高地厚地将他围在墙角,便要动手动脚起来。真是些不要命的,张艺兴在心里念叨,已然捏紧了拳头,随时准备出手。却有个声音似洪钟般响起,“你们在干什么?”小混混们回头看了一眼,都像魂飞了似的作鸟兽散去。张艺兴诧异,松了拳头,朝声音处望去,那双桃花眼里像汪了坛陈酿的好酒,要把人醉在里头,白色的衣角被夜风微微吹起,整个人与倾泻的月光融为一体,像是下凡来的天神,至少朴灿烈是这样认为的。
“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不同于刚刚那声的威严,这回只有声音主人极尽的温柔。
“没有。”
“你叫什么名字?”声音又靠近了一点点。
“张艺兴。”
“哦?小黑手下那个?”声音愈靠愈近,却愈发低沉,似要勾人魂魄。
“嗯。”
“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许是朴灿烈靠的实在是太近了,张艺兴憋红了脸,不知所措了好一会儿,才躲开那人的目光,别过脸去点了点头。那人好像是笑了,虽是没有看他的脸,张艺兴却仿佛感受到了那人上扬的嘴角,弯下的眼垂,还有浑身溢出来的笑意。
整件事情不过是这个风流却又不务正业的心机办事人的一个计划,无意间偶然路过一个夜宵店,随意瞥了一眼,却不料一眼万年。坐在墙角的那个男孩,白嫩的皮肤,鼓起的双颊,被辣的红艳艳的果冻一般的嘴唇还有嘴里不安分的粉色的小舌头,那男孩身上的每一处无不挑战着朴灿烈清醒的底线,夏日的夜间依旧是热的要命,男孩只穿了间背心,露出白花花的手臂,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朴灿烈只觉得心慌慌的,不知是因为这热死人的天气,还是这勾人魂的妖精。后来的一切果然都如朴灿烈所料,从天而降的英雄从十恶不赦的坏人手里救下了倾国倾城的美人,英雄把美人送回了家,美人也如约伴在英雄左右,只是可怜了朴灿烈那帮无辜的手下平白无故的当了回十恶不赦的坏人。
朴灿烈爱张艺兴,可是张艺兴爱正义。在这段关系里,一个寓以真情,一个又以感情为名,痴情的公子还不知这真情中有多少会付之东流,无情的卧底也还认定自己不过在进行一场利益游戏,未种情因,便不得情果。可这真真假假间的一来二去,眼波流转,又有谁能分得清,道得明。时间久了,真的里头掺了多少假意,假戏又有多少做成了真情,究竟是谁入了谁的套,谁中了谁的蛊,怕是谁都讲不清楚了。可怕的是双方都自鸣得意地以为自己可以掌控这混乱的局面,都还不自知地被困在亲手编织的泥沼里,越陷越深。

———————————————————————————

*这个黑社会的名字是根据百度上一个“求黑社会名字”的问题底下的回答稍微改变了下,不算侵权吧(强迫症的我开始纠结起来这个问题了……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