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芷

【边兴】旅行兔子

脑洞来源:脑洞来源:微博上有小可爱说你家的蛙蛙几天不回家是在外面打工给你买礼物,就是超级暖超级暖🙈就写了一篇边兴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


01

“阿西吧,现在的LOL也被小学生占领了吗?打得这么烂还来排位!”连输了一下午的边伯贤憋了一肚子的火,恨不得把面前的键盘掰碎,恨恨地关掉了电脑,“我再打LOL是狗,mmp…...”

外面连下了几天的大雪,极度怕冷的边伯贤一早就以“不利于人体的热循环”为由回绝了朋友外出的邀请,本来计划着好好努力一下午就可以打上王者,走上人生巅峰的小边同学现在只好泡了一杯茶,盯着黑黑的电脑屏幕叹了口气,“老了,老了,电子竞技不适合我了,我还是专注我的养生大业吧……”正要闭目眼神,忽然想起这几天朋友圈被刷屏的一款叫“旅行兔子”的游戏,一堆二十岁左右的大学生成天喊着“宝宝啊快回来啊,阿妈可担心你了”,还会顺带炫耀式地贴上自己家兔子带回来的照片,“或许,养只兔子也不错……”边伯贤犹豫了一下,按下了安装。

“请为您的兔子起个名字”

“我是贝酷”

“由于您的名字过于中二,您的兔子拒绝了,请重新输入”

“185的大总攻”你这只兔子还敢嫌我中二?!

“由于您的名字与实际情况不符,您的兔子拒绝了,请重新输入”

你才不符合,你全家都不符合!劳资是没有185还是不是大总攻!边伯贤死死地盯着半年前刚买的iPhoneX,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用手恨恨地捶了捶桌子。

“边伯贤”边伯贤放弃挣扎,输入了自己的真名,这回总可以了吧,没想到自己电竞小王子有天会栽在一只兔子身上。

“由于某种神秘力量的驱使,您的兔子再次拒绝了您的名字,由于您已经三次使您的兔子不满意,您已失去了为您的兔子起名字的权利”

目瞪口呆.jpg,现在的单机小游戏都是这种风格了么,边伯贤隐隐之中觉得自己的养兔之路漫漫且修远,脑壳痛。

“你好,我是你的兔子,我叫张艺兴。”哼,这就是你拒绝了我那么多次的理由吗?不过名字还挺好听的,声音也好听,甜甜的,像有很多小气泡,里面藏着甜腻腻的果汁,一讲话,就一个接一个的地炸开,果汁就撒在了听者的耳膜上。

“请选择你喜欢的标签”汽水音又响了起来,是青苹果味的,边伯贤砸了砸嘴。

刚想下意识地点击“游戏”,脑子里又浮现出刚刚七连败的惨案,转而自暴自弃地点击了“文学”,呵,去他的游戏,我可是心中装着星辰大海的新时代文艺青年。

“游戏创建成功”

02

“我家小兔子真可爱”边伯贤对着小兔子带回来的各式各样的照片选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挑了张趴在栏杆上吃大福麻薯的小兔子发了朋友圈,露出了标志的姨母笑,然后开启了痴汉盯兔日常。

等到看完小兔子吃了胡萝卜,撅着自己的小屁股趴在书桌上记了笔记,滚成一团窝在被子里睡觉,又起了床带着胡萝卜,把材质不好的头巾在耳朵上绑成羊角包的样子奶声奶气地和边伯贤说“再见”之后,边伯贤才恋恋不舍地收完了院子里的胡萝卜,退出了游戏,六个小时过去了。打开微信,朋友圈已经炸了,加了好友连招呼都没打甚至有些早就忘记了是谁的都给他点了赞,还有几个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学妹在底下评论,

小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学长你的兔子是垂耳兔,据说是千分之一的概率超级难得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啊”

-回复小白-“谢谢啊,我也觉得”

边学长最帅:“学长的兔子这么可爱送我好不好哇”

-回复边学长最帅-“不行”

啵啵虎是大总攻:“哇他的下垂眼也太萌了吧,我的姨母心,他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兔子!”

-回复啵啵虎是大总攻-“你的话和你的ID一样真理”

real-pcy:“你已经两天没上LOL了”

“点击头像—资料设置—加入黑名单—确定?—确定”

啊,世界清净了,边阿爸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啊宝宝新寄回来的照片好可爱,”刚刚还在床上躺尸的边伯贤一看到有新的写真的系统提示就立马从床上弹起来,轻车熟路地截图,放大,细致入微的观察他的小兔子,漫山遍野都是明晃晃的蓝色蔷薇花,像是一块巨大的海洋慕斯蛋糕,又像是天空被人悄悄地凿了一个洞,那蓝色便顺着洞倾泻在了蔷薇花上,小兔子坐在花海中,许是微风拂过,被蔷薇花搔到了痒处,兔子的全身都洇上了淡淡的粉色,小小的嘴巴抿成了微微上翘的弧线,双颊上还漾起了两个小酒窝,平日里圆圆的下垂眼半阖着,眼底氤氲起湿漉漉似有似无的水汽。

今天是草莓味的,捧着手机回味着那句“再见”的边伯贤咽了咽口水。

03

小兔子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怎么办,担心。

他会不会遇到坏人,是不是太喜欢小蝴蝶和小仓鼠了,他是不是嫌弃我给他准备的东西不好所以不喜欢我了,不准备回来了?边伯贤觉得自己一定是最近养兔子养得太入戏了,现在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了,不过是一只兔子而已嘛,有什么大不了,爱回来不会来呗,一个小孩玩的养成类游戏罢了,我可是电竞小王子。粗暴的按下锁屏键,想像以前那样在LOL的战场上厮杀一下午,却在冰冷的键盘与温热的指尖相互碰触的那一刹那有了一种疏离感,两者相互之间升腾的水汽好像给了边伯贤拒绝LOL合适的理由,叹了口气,还是认命地点开了“旅行兔子”,算了,疯了就疯了吧。

兔子在傍晚的时候回了家,好看干净的白色绒毛上面沾上了些许灰尘,软软嫩嫩的身体上也隐隐泛出了些红色的伤痕。在黄昏暗淡柔和的夕阳下,不注意是看不出来这些小兔子刻意隐藏的痕迹的,可是边伯贤看到了,他家的小兔子在外面受伤了。

“傻瓜,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受什么欺负了吗,阿爸帮你去报仇!”究竟谁才是傻瓜,你喊的再大声再心疼小兔子也听不见,你也没法帮他报仇啊,边伯贤。

“你不是喜欢文学吗,我路过一个书店,橱窗里放着我好喜欢的书哦,我觉得你肯定也很喜欢,可是那本书好贵哦,我买不起,就去做了些苦力换了些胡萝卜,”小兔子说着说着自责似的垂下了头,不敢正视边伯贤,声音也越来越来小,几乎是呢喃道,“可是我力气小,手又笨,事情总是做的又慢又不好,耽搁了好几天,害你担心了,对不起……可…可是…我是真的想把这本书送给你!里面…有…有我想要对你说的话,你是我的遥远的星星!”小兔子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倏地抬起头,一股脑把心里的话倒了出来,眼睛里亮闪闪的。文盲边伯贤听不懂他在讲什么“遥远的星星”,他只觉得,眼前的小兔子才是星星,是上天赐给他独一无二最可爱的星星。

“还有啊,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呐,我不想再叫你‘你’了!”小兔子似乎有些生气,嘟起了小嘴,别过头,两只搭在肩上的耳朵被甩的飞起来,脸上迅速的飘起两朵红晕,也不知道是真的在生气还是在假装害羞。

“傻瓜,我告诉你,你也听不见啊,我叫边伯贤,你喊我白白吧。”

今天是柠檬味的呢,酸酸甜甜的,边伯贤不自觉的扬了扬嘴角。

04

小兔子真的不见了,桌上为他准备的胡萝卜从新鲜到腐烂被扔掉,已经循环了好多个周期,边伯贤也从一开始的每天焦急等待变为了干脆卸载了,欺骗自己眼不见心不乱的绝望。倘若你心里真的有他,就算眼不见,心又怎么可能不乱?一气之下删掉了所有在朋友圈晒兔子的好友没用,没日没夜地打LOL麻痹自己没用,睡觉也睡不安稳,就连吃饭时脑子里盘旋这的还是甜甜的汽水音,心里是掩不住的空洞和失落。

边伯贤爸妈觉得一定是他们最近做了许多好事感动了上天有了回报,二十年来是书本为洪水猛兽的边伯贤居然能安安静静地坐在房间里看书了,虽然没能赶上“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却有幸观摩到了“边伯贤读书”这世界第六大奇观。

边伯贤不再疯狂热爱LOL了,他喜欢上了村上春树,即使依旧不是那么的喜欢读书,却好像能够在村上的书中找到片刻的安宁和温暖,好像那些文字都是由那甜甜的汽水音念出来流进他的耳朵里,再被刻入灵魂。他顺着明信片上模模糊糊的书名找到了“遥远的星星”,他终于明白了张艺兴说的话,他也有了想对张艺兴说的话,傻瓜,我想给你买蛋糕啊。边伯贤不争气的哭了。

寒假很快过去了,舍长金俊勉一直催促边伯贤早点来学校,说什么这学期有个新舍友要搬来,提前几天过来给人家办个欢迎会。反正闲在家里也没事,边伯贤早早就收拾好了行李,带着几本村上的书就到了宿舍。不料刚推开门,就发现地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行李,有个清瘦的背影正在蹲在地上收拾,可能是寒假里养了太久的兔子,边伯贤总感觉那人的肩上耷拉着两只兔耳朵。少年似乎是听到了声响,转过身来有点羞涩地抿了抿嘴,伸出手:

“你好啊,我是张艺兴,文院的。”

张艺兴?白到反光的皮肤嫩的几乎可以掐出水,果冻般的下唇,双颊上深陷的酒窝,温柔的下垂眼还有亮晶晶的双眸,这是…这是兔子?!

“白白,好久不见。”

对上那人微微抬起的上目线,要命,边伯贤觉得自己的心跳漏跳了好几拍。

半夜:

“张艺兴?”

“嗯?白白,你怎么来我床……”

“你说我是不是185的大总攻啊?”

“啊?唔…是……”

07

金俊勉很苦恼,一向治安很好的宿舍为什么在艺兴搬来后频频遭贼,早上起来总是发现艺兴的东西散落一地,要去教务处反应一下了,舍长金俊勉在自己的备忘录里记下了一笔。

fin.

———————————————————————————

咧咧委屈但咧咧要说:边伯贤你平白无故拉我进黑名单干啥?!

“看你,有时候觉得就想看遥远的星星,”我说,“看起来非常明亮,但那种光亮是几万年前传送过来的。或许发光的天体如今已不存在,可有时看上去却比任何东西都有真实感。”

-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我真希望拥有真爱,哪怕一回都好”

“你想要什么样的真爱呢?”

“比方说吧,我跟你说我想吃草莓蛋糕,你就立刻丢下一切,跑去给我买,接着气喘吁吁地把蛋糕递给我,然后我说‘我现在不想要了’,于是你二话不说就把蛋糕丢出窗外,这,就是我说的真爱。”

“我觉得这跟真爱一点关系都没有嘛”

“有啊,我希望对方答道‘知道了,都是我的错,我真是头没脑子的蠢驴,我再去给你买别的,你想要什么?巧克力慕斯还是芝士蛋糕?’”

“然后呢?”

“然后我就好好爱他。”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