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芷

百鬼夜行(试读)

*灵感来源于老妖的百鬼夜行和我坠坠喜欢的曹子建的《洛神赋》 其间有一些描述来源于我很喜欢的各种古文
*不学文言文也很多年了 就很简单不入流的表述 大家请别在意 我真的没文化 就是想试试这种风格
*好久没更是因为我在undercover上的表述还有剧情上有点乱和有了些新想法 我想自己先理理清 且确实事情比较多没来得及 抱歉啦 我会尽快的 爱你们


黄初三年,中正官郡查孝廉,后以切磋琢磨之才,性良俭让之德举吴乡秀才世勋。吴即赴京校书郎,途遇一凤凰林,感其境,遂驻数日。树于其中,郁郁葱葱,高耸入云,隐天蔽日,有硕果,夭夭灼灼,颗颗株株,其叶青如薄翠,其花灿若美靥。

凤凰林,背一山曰凤凰山,每至三更,月明星稀,常闻兽啸,其声长远,空谷回响,其声婉媚,绕林三日。兽啸尽则一人声出,其音如兰,沁入心脾也。适逢八月十五,众亲团聚然吴秀才只身于凤凰林,念及此情而夜不能寐,便闻此声。世勋素好奇闻异志,怪之,即出门探访于林。
缘径行,暮罩其林,草木潜其形,山鸟嬉其间,其声尖细,幽邃骇人。林尽,得凤凰山,世勋立于山前,忽闻一清软人声“伯贤,乖哉!”,由远及近,循声而望,一素纱男子飘至面前,衣袂翩飞,一白狐尾其行。待其定,细察其颜,肤如天上月,唇似含朱丹,皓腕清冷可比千年霜雪,五指细长可肩玉箫葱根,其形翩翩,婉若惊鸿,翩若游龙,九天仙子尚不能及其万一乎!男子贝齿轻启,轻唤之“世勋”,秀才耽其美貌,半晌忽才惊觉,汝何以知我名焉!

*
1.黄初三年:出自《洛神赋》(用这个时间点真的想致敬曹植和甄宓 甄宓姐姐真的是我整个后宫史里最喜欢的小姐姐!)
2.郡察孝廉:出自《三国志·吴主传》
3.夭夭灼灼 颗颗株株:出自《西游记·第五章》
4.婉若惊鸿 翩若游龙:出自《洛神赋》
(完全重复的大约是这些 还有一些化用的我就不标了嘻嘻嘻)

我丸我丸!周边收到惹!
mua mua mua~~~~
@@丸神 

手幅和卡片舍不得拆开啦 巨好看!!(这个机票我可以吹爆!!
爱死太太们惹!@@加加加迹 @游击战 @白水煮茶 @栖霞剩山 @火山炸鸡 @咸鱼翻车 @贰壹 @-Min- 给你们小心心❤️❤️

记梗(昨晚的梦)

开兴从小就是被两家当成娃娃亲来养大的 做什么都入对成双 连每天穿的衣服都是妈妈们给搭配好的情侣装 后来俩人一起去了一个培训基地(?) 教官是小吴 小吴才开始特别不满意俩人腻腻歪歪 觉得没有组织纪律 后来渐渐喜欢上兴兴 然后每天在训练了疯狂整开的故事(?)

有小姐妹五月份一起约去韩国吗

我想去看sm museum 巨想看 有约的嘛

【勋兴/All兴】Undercover 03

*小学生文笔 ooc严重

前文链接:01 02

03.

朴灿烈时常会想假如没有当年在牛肉粉店的惊鸿一面,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他可以继续做他的花花公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也不用和好兄弟吴世勋反目成仇,可以继续做他的二当家,吃喝玩乐,不理世事,在社团需要他的时候伸一下手,不必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朴灿烈还会想,假如他和吴世勋不是好兄弟到连喜欢的人都一样,假如张艺兴真正爱的人是他,他也会不介意会为了张艺兴冲冠一怒或是隐退江湖,只要你张艺兴要我做的,我都会去做的,杀人越货,精忠报国。

整个社团都觉察出朴二当家变了,夜总会去的少了,也开始关心帮里的事情了,周围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子也很久没见到了,身边的贴身帮手却多了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生,光看外表,干净得着实不像个混黑道的样子。年纪轻轻又是一副未经世事的样子,才进社团不过一个多月罢了,竟然就能够站到朴灿烈身边,难免有些心毒嘴贱的“老前辈”们风言风语起来“长得这么好看,估计是咱二当家的面首。”这些谣言和制造谣言的人不过都只活了一天,却足够吴世勋听到些风声了。吴世勋起初并没很放在心上,黑道本身就是干些吃喝嫖赌的勾当,包养个把小白脸再正常不过了。吴世勋和朴灿烈从小一起长大,狠戾如他,对风月之事从没有什么兴趣,朴灿烈却和他不同,还流着哈喇子的时候就知道抱着漂亮大姐姐的腿撒娇要糖吃,打小就练就了一身撩人的本领,长大后更是凭着自己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害人无数,男女通吃。所以吴世勋刚听到的时候不过是好奇,心里暗想着是谁把这小子收住了,他倒想见识见识。只不过谁都没想到,吴世勋见识着见识着,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吴世勋约了朴灿烈喝茶,朴灿烈在电话那头丝毫不留情面地拒绝,“我要陪我小男友呢~”,吴世勋听着竹马甜腻腻的声音打了个寒颤,心下更坚定了这辈子都不要谈恋爱的决心——声音变成这样谁受得了。吴世勋努力忍住想吐的欲望,稳了稳自己的声线,“要不,你带他一起来吧,我也想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神通收的了你。”“那可不行,我们家兴兴这么可爱,不能被你看到!”吴世勋终于没忍住,吐了出来。

------------------------------------------------------------------------------------------------------------

 

 

 

 

不好意思啊,最近考试真的巨多,来不及写,只码了一点点,等我考完试,我一定勤快起来!

 

 

 

 

【勋兴/all兴】杀手(短完)

*小学生文笔
*请了火山边老师还有熊熊来客串 就不打他们的tag了

吴世勋从小就暗恋张艺兴,只不过好像没人知道。
张艺兴从小被各种各样的男生追求,世人皆知。
大家都道这个有着蜜色果冻唇的男孩是人间仙子,浑身闪烁着耀目的金光,夺人眼球却又让人望而却步。这样的仙子,不是普通人类能够配的上的,他生来就应当属于天神,拯救人类的天神,抑或是嗜血的魔鬼才能经受得起这样的金光。
张艺兴的爸爸很疼爱他,即使是到了张艺兴初中的时候,张父还是会搂着他的腰接送他上下学,在大家一起聚会聊天时也会牵着张艺兴的手细细摩挲。就算是在张艺兴表达出自己已经长大了不需要爸爸这般无微不至的呵护的不满情绪之后,张父还是会偷偷跟在张艺兴的身后,有些像变态似的监视着儿子的一举一动。小镇上的邻居喜欢在茶余饭后谈论着这对可爱的父子,轻轻赞叹,感情真好啊!
世事确实难料,张父在张艺兴高一那年因债台高筑弃子而逃的事情再次成了小镇的谈资,有人感叹温文尔雅的张父的堕落,也有人惋惜张艺兴举目无助的可怜。然后张艺兴在邻居们或看笑话,或疼惜的眼光里面无表情地收拾好了行李,搬到了吴世勋家里,好像这狗血混乱的家长里短仅仅发生在没有一个演员愿意接的三流剧本里,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两人从此同吃同住同上学,升入了同一个高中,又考进了一样的大学。他们形成了一种无言的默契,他们亲昵地互相依偎,却又不给对方或者是自己一个可靠的保证,吝啬得连个口头的甜蜜言语都没有。他们沉浸在没有第三个人能够插进来的平衡结界中安稳地生活,不羡鸳鸯不羡仙。
再后来,他们从警校毕业,吴世勋做了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张艺兴却选择了在家里写写文章,偶尔会出去以文会友。交际圈子的不同,给了张艺兴越来越多的机会认识了一些除了吴世勋之外的人。
“死者朴灿烈,男,20岁,于10月27日下午6:30路过某装修建筑时被坠落的装修物件砸死,当场死亡。
死者金钟仁,男,20岁,于10月27日夜晚10:30过红绿灯时被一辆闯红灯的白色大货车撞击,肇事车辆逃逸,因治疗不及时,失血过多而死。
死者边伯贤,男,21岁,于10月28日凌晨1:30在酒吧喝酒时突然身亡,经鉴定科检验,应该是氰化物中毒。
第一起案件的建筑材料坠落并无意外滚落的痕迹,第二起案件中的白色大货车在撞击被害者时也没有刹车迹象,经我们推断,并不是意外,我们怀疑是有人故意行凶。这三起案件的时间相隔不长,地点相对集中,且这三名被害人都与张艺兴有关联,朴灿烈是张艺兴的编辑,金钟仁是张艺兴的健身教练,边伯贤是张艺兴在读书会上认识的朋友,更重要的是这三名被害人在死前不久都曾和张艺兴有过一些亲密接触或者曾向他表达爱意,朴灿烈在26日早晨送了张艺兴一捧玫瑰花,边伯贤在26日中午去往张艺兴家里,26日晚金钟仁开车送张艺兴回家,临下车前送了张艺兴一个礼物。
基于被害人与张艺兴的联系,我们把张艺兴列为第一嫌疑人,接下来的现场调查的目标就是找到张艺兴出现在犯罪现场的证据,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
“出发!”
“队长,正在装修的大楼顶部的露天咖啡馆里的吧台服务员证实有一个笑起来有酒窝的男孩在案发时就坐在最外面的位置上,还不时地向外张望,我们怀疑是张艺兴。”
“队长,我们根据监控找到了肇事的白色货车,在城郊的废弃停车场里,我们在驾驶座上发现了张艺兴的残留毛发,在座椅的最下面还有不小心被勾住毛衣的残留物。”
“队长,我们调取了酒吧的监控,发现张艺兴28日凌晨确实在那间酒吧喝酒,还去到了死者的包间,但是有一点奇怪,监控里还拍到了吴世勋组长,吴组也进去了边伯贤的包厢。”
“好,立即逮捕张艺兴!”
这次的案件进展得出乎人意料的顺利,本来还听闻张艺兴是警校高材生,追查他会是一场恶战,却不料证据就摆在他们想要出现的地方,好像就是为了被他们发现而存在的一般。吴世勋看着几个沉浸在破案的喜悦里的刚进队的孩子,挥了挥手中的档案袋,“你们几个就先下班去庆祝吧,我来审讯犯人。”孩子们有些惊喜,互相看了几眼,“谢谢吴组!”
审讯室里,那人抿着酒窝微笑着看着门口,强光照在他白玉一般的脸上,似乎要反出光来,葱节一般的手指轻轻敲打在桌子上,平静而安稳,和在家里别无二致。他笑的更开了,连眼睛都要眯起来,好像知道他正在门后偷窥着自己一样笑着门外人的胆小,笑他这么多年来的顾左右而言他。也不知过了多久,吴世勋终于打破了这奇怪的平衡,推门进去,坐在张艺兴面前,动作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却也不敢抬头看看对面的人一眼。
“姓名?”
“张艺兴。”
“性别?”
“男。”
“你为什么会在10月27日早上出现在顶楼咖啡馆?”
“杀朴灿烈。”
“张艺兴!”在一旁负责记录的小警察被一声怒吼惊醒,他一定没注意到吴警官突起的手指关节还有那支被他捏在手中的圆珠笔摇摇欲坠的命运。
“我不喜欢追求我的人,不仅仅是朴灿烈,金钟仁和边伯贤也是我做掉的。,你们警方应该也查到了吧。”犯人脸上还带着笑意,云淡风轻,杀人越货。
眼疾手快的小警察赶忙拉住了震怒得起身的吴组,看他捏紧的拳头,只当他是被犯人戏谑的语气所激怒,好言相劝:“组长,为了这事儿要担上个殴打犯人的处分可就不值当了,消消气。”心里还不禁念叨,这犯人不会就是想害我们组长吧,心也忒黑了,白瞎长这么好看了。
小镇上的传闻再一次回到了张艺兴的身上,曾经追求过张艺兴的人暗自庆幸当年的张艺兴还没有这样嗜血的癖好,也还有人惋惜仙子的陨落,感叹浮云遮眼,不知仙子本是恶魔。
三条人命,张艺兴毫无疑问地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
吴世勋因为在审讯室里的情绪不受控制被调离了张艺兴的案子,却还是一天天的往废弃的工厂里或者顶楼的咖啡馆跑,他甚至连咖啡馆下一层的服装商场都找过了,希望能找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知吴世勋者谓其心忧,不知吴世勋者谓其何求。人们感叹吴世勋的情义,却也不得不宽慰他要直面现实。可是,你们谁又知道现实是什么样,吴世勋每每在心里想到。
张艺兴被行刑的那天,吴世勋也不再往现场跑了,他躺在张艺兴的床上,泪水就如同受到重力一般流了出来,一开始只是细细的一股,顺着眼角静静地淌出来,愈到后来愈发不可收拾,像是整张脸上处处连着泪腺,哪里都能溢出泪来。他用力地撕扯着张艺兴用过的床单,把头重重地磕在床沿上,哭到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喉咙像是被堵住一般,嘴里含糊的喊着“艺兴啊”,声音粘稠,歇斯底里。被翻乱的枕头下不合时宜的躺着一本精致的本子,吴世勋颤抖着手翻开,是艺兴的日记:
“2010年10月8日
谢谢世勋把我从恶魔的手里救出来,我以后一定要更加爱世勋。
……
2013年9月1日
今天和世勋一起去报道,我们世勋好像很没有安全感呢,不许我和其他人有什么亲密的接触,嘻嘻,别这么没自信啦,我只会喜欢你哦,吴世勋。
……
2017年10月1日
终于找到了份满意的工作,给杂志社也专栏小说,我的编辑是个超级好看的桃花眼,叫朴灿烈,人超级好很热情,感觉新工作很有动力呢。
2017年10月3日
今天参加了一个读书会,认识了一个很可爱很活泼的弟弟,他和我一样是下垂眼,除了嗓门太大,真的是很合得来的朋友呢。
2017年10月8日
呜呜呜,国庆七天假期在家养胖了,今天看见世勋的腹肌,终于决定去健身了,哼,一定要超过他,不得不说,那个小麦色皮肤的教练真的很性感啊!但是,我还是爱我家世勋。
......
2017年10月26日
我真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世勋今天休假在家,然后朴灿烈今天来催稿的时候居然带了玫瑰花来,边伯贤今天来家里玩也是一直挂在我身上,世勋的脸上一直不太好,我怀疑晚上健完身教练送我回家的时候送我礼物也被世勋看见了,我回家之后世勋就一直没理我。世勋啊,我喜欢的一直是你啊,你别再吃醋了。
2017年10月27日
世勋啊,你是救我出泥潭的天使,你不该下地狱的。
2017年10月28日
写给世勋的一封信:
世勋啊,要自信一点啊,我爱你。
谢谢世勋在七年前把我从那个恶魔手中救出来,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全身闪烁着金光,像拥有着无限法力踏着祥云而来的天神,是我让恶魔的血脏了你的手,从那个晚上开始,我便暗下决心,世勋的光芒,是我拼了命也要守护住的。
可是世勋你不知道,我喜欢你是更久之前的事情了,是从你专心致志地啃着手中的年糕的时候?还是更早以前?我都记不清了,只是慢慢的由一开始对弟弟的宠爱而变了味,看见你笑会跟着一起傻笑,走在你身边的时候会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无意间的身体碰撞的时候会偷偷的脸红。我甚至有些庆幸那天晚上是你看到了我的狼狈又丑陋的秘密,是你把我救了出来,又有些害怕,我怕你嫌弃我不要我了,还好,你还愿意接受我。
前天夜里我的左眼一直跳,我有些心悸,世勋啊,我在看到你在跟踪我了,我也看到你的眼神了,冷,比我和伯贤中午一起做菜用的刀还冷。世勋啊,当了这么久警察,怎么一点侦查的意识都没有呢,金钟仁的车镜照到你了,跟踪别人的时候尽量避免有镜子的地方又记不住了。你这样做警察我要怎么放心呢,哪天被坏人发现了怎么办?
傻子,别找证据了,找不到的。我们世勋真的好聪明,知道视野宽阔又容易被人发现的露天咖啡馆一定会被当成第一调查现场,就刻意选了咖啡馆下面一层的服装商场,不容易被人发现也不会被重点怀疑,但是你又粗心了,为了不引人注目没有戴手套,现在指纹被我清理掉了,我还顺便上去喝了杯咖啡,服务员是个很乖巧的男孩子,我没忍住就和他唠了会儿,你别吃醋嘛,我错了还不行嘛。开货车的时候手套口罩都戴着的,一般人一定认不出你了,可是你不小心留了根头发在现场,我们世勋以后做任务一定要更加小心啊,以后没有我要学着自己处理这些细节了。最后杀边伯贤的时候应该还被门口的监控拍下来了,我没法帮你处理掉,不过没关系,前两个现场找不到和你有关的证据,他们不会怀疑到你身上的。
世勋,不要难过,你手上所有的血都是因我而起,理应由我来背负。你本来就是天神,你本来就只有闪耀着荣光的那面,所有的黑暗,就都交给我来吧。
----永远爱你的艺兴”
七年前,吴世勋捧着年糕路过暗黑的小巷子时,无意间一瞥,却发现他日思夜想,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兴兴哥正被他泯灭人性的爸爸按在墙上,哥哥挣扎着啃咬着捂着他嘴的手,而对面那个禽兽裤子已经拖了一半,傻子也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英雄年少,血气方刚,少年看见自己心尖上的人被凌辱,,顺手抄起手中的竹签就往禽兽脑袋上戳,回过神来,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两位少年的刑事天赋大概是从这时候开始觉醒,迅速的趁没人埋了尸身,又通过各种途径搞到了张父在黑市的借据,在上下学路上故意留下些话柄给小镇上那些爱嚼舌根的人们,张父欠债逃跑的事情就这样传遍了全城,街坊邻居倒也没有生疑。吴世勋也是从那时开始,对所有想亲近张艺兴的人都恨到不能自已,他怕那些形形色色的人会再一次把张艺兴卷进更可怕的泥沼和深渊,殊不知,他自己本身就是泥潭。张艺兴用他自己来净化这泥潭,等这泥潭变为清泉的时候,张艺兴却不见了。
吴世勋忽的想起那日在审讯室里,张艺兴微微泛粉的指尖敲打着桌子的节奏“嘀嘀 嘀嗒--嘀嘀 嗒—嗒—嗒— 嘀嘀嘀嗒— 嘀嗒— 嘀嗒—嗒— 嗒—嗒—嗒— 嘀嘀嗒—”那分明是摩斯密码的“我爱你”。

甜!太甜了!

【勋兴】广告(情人节小段子)

张艺兴和吴世勋在客厅里边吃薯片边看电视,调了好多台都没什么好看的,全都在播广告。奶包突发奇想地问兴兴:“兴兴哥,你最喜欢的广告是什么啊?”
兴兴垂下眼睛嘟起嘴认认真真地把自己看过的广告都想了一遍,然后郑重地抬头:“优乐美!”
奶包心里如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过一般,激动的握紧了兴兴的小手:“为什么!”接下来一定要说我是你的优乐美,兴兴你只想把我捧在手心是嘛,果然兴兴你最爱我了,怎么办好激动兴兴哥要告白了……
兴兴眼含笑意地看着忙内,宠溺地摸了摸勋勋的的头。奶包感觉一辆蒸汽火车“噗嗤噗嗤”地飞速开过了自己心脏,燥热得几乎要爆炸,兴兴哥,你快点,我要把持不住了,待会儿你告完白,我就先给你一个深吻,然后用什么姿势呢……
“因为我喜欢喝奶茶啊,冲的泡的速溶的都行……”

勋勋:???是我戏太多了吗?

小板凳准备好了!

火山炸鸡:

我和min老师为这个甜蜜蜜的除夕夜抠破了脑袋🙋 希望大家能来与我们一起跨入新的一年\w/

HHealing_TwinkleStar:

因为真的很爱能够给予伯贤和艺兴爱意的大家,HHealing_TwinkleStar边兴站携手Angelaybaek蛋白双人站联合为各位举办了新年贺文活动。

诚邀边兴文写手
@Mr纸一张
@南墙根的小萝卜
@不知岁x
@火山炸鸡
@九折z

蛋白文写手
@叫努娜有糖吃呀
@TILLIDIEX
@一只懒叮当
@蓝柑气泡水儿
@南揪揪_啾
@蕾蕾的益达0802

感谢各位写手对此次活动的大力支持。

情人节品一封蛋白情书,除夕夜含一颗边兴奶糖。2月14日与2月15日晚10:04,我们将奉上写手们的诚意之作,专属蛋白边兴女孩的礼物等你来拆收。

文案|嘟十  
美工|嘟十 小信 
审核|汐x